丽水发现全球新物种百山祖角蟾-2021.01.21

中新网丽水1月19日电(见习记者 胡丁于)19日,浙江省丽水市生态环境局发布消息称,近日,丽水市百山祖国家公园发现两栖纲角蟾科新物种1个,命名为百山祖角蟾(Megohprys baishanzuensis),相关论文已经在国际动物分类学权威期刊《ZooKeys》杂志发表。

百山祖角蟾。 王斌 摄

百山祖角蟾目前仅被发现分布于百山祖国家公园海拔1400-1600米的狭窄范围内,其栖息生境主要为常绿阔叶林附近的山涧溪流,该生境还分布有淡肩角蟾、棘胸蛙、武夷湍蛙、秉志肥螈等两栖动物。这些物种对溪流的水质及周围植被的要求较为严苛。据悉,这是自百山祖冷杉发现以来,又一个以百山祖命名的物种。

2019年12月以来,丽水市生态环境局开展丽水全市生物多样性本底调查,生态环境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组织国内多家科研单位承担该项目。

2020年6月,调查组在开展两栖爬行动物调查时,在百山祖国家公园内的一条溪沟中发现一种叫声奇特的角蟾,后经形态学比较和分子生物学鉴定,确定其为一新物种。

百山祖国家公园位于丽水市境内,具有典型的中亚热带常绿阔叶林生态系统,植被保存完整,自然环境优越,是中国东部经济发达地区少有的近自然生态系统。该国家公园内生物多样性丰富,珍稀濒危物种集聚度高,是华东地区重要的基因宝库。(完)

现场:特朗普离开白宫 挥手道别-2021.01.21

【现场:特朗普离开白宫挥手道别】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消息,现任总统特朗普和第一夫人梅拉尼娅刚刚乘坐直升机离开白宫,前往安德鲁斯空军基地,他将在那里举行一个简短的告别仪式。据报道,他随后将前往佛罗里达州。

CNN:特朗普已经离开白宫

在登上直升机时,特朗普还向送别人群挥手道别。

几个小时后,当选总统拜登将宣誓就职美国第46任总统。

特朗普乘坐的直升机飞离白宫

特朗普乘坐的直升机飞离白宫

原标题:刚刚,特朗普离开白宫!

翻越栅栏进出京2人被当场抓获-2021.01.21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当前正值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关键期,固安县在全力开展疫情联防联控工作的同时,严厉打击制造传播网络谣言、干扰疫情防控等违法行为。近日,固安县公安局、固安县网信办针对干扰疫情防控,编造、传播虚假信息扰乱公共秩序等违法行为进行依法查处。

案件一

强闯防疫卡口,一男子被拘留。1月12日13时许,宫村派出所接报警称,有人驾驶面包车在防疫卡口不配合执勤人员检查,强行闯卡。民警迅速出警,依法将违法嫌疑人商某传唤至派出所。经调查,商某承认了自己的违法行为。

目前,违法行为人商某已被固安县公安局依法治安拘留并处罚。

案件二

谎报警情、疫情,一女子被行拘。1月14日4时许,新城区派出所接刘某报警称,其男朋友核酸结果呈阳性。接警后,民警立即将此情况紧急上报并开展调查工作。经查,刘某男友核酸结果并非阳性。当日刘某被传唤到派出所后,陈述了其谎报警情、疫情的违法事实。

目前,刘某因传播虚假信息、扰乱公共秩序被固安县公安局行政拘留。

案件三

翻越栅栏进出京,触犯法律被处罚。日前,固安县公安局破获2起拒不执行人民政府在紧急状态情况下依法发布的决定、命令案,违法行为人赵某、陶某均被依法行政处罚。

1月17日21时许,新城区派出所和新兴产业示范区派出所民警疫情防控巡逻时,在永定河西大堤大广高速西侧100米处,发现有人正在翻越大堤栅栏准备进入北京,当场将此人控制,并依法传唤至新城区派出所进一步调查。经询问,违法行为人赵某(男,37岁,江西省高安市人)陈述了其翻越栅栏准备进入北京的违法事实。

1月18日14时许,新城区派出所民警在对永定河东大堤巡逻时,将正在翻越大堤栅栏的陶某当场控制。经询问,违法行为人陶某(女,55岁,固安县人)陈述了其翻越栅栏由北京进入固安的违法事实。

案件四

在校生微博传播虚假疫情信息被训诫。1月18日,微博主“散落星光”发布题为《固安好像又出来阳性病例,天宫院也有一例》的虚假帖文,编造传播疫情虚假信息,扰乱社会秩序,干扰疫情防控工作。县网信办将线索移交城关派出所处理,城关派出所立即展开调查。当日17时许,当事人史某某到城关派出所接受询问,并供述了在1月18日8时许,通过手机微博传播虚假疫情信息的违法事实。公安部门对史某某传播虚假疫情信息行为进行依法训诫。

案件五

传播虚假信息,固安一女子被依法行拘。1月18日,网民吴某某在微信朋友圈传播“固安县某小区确诊一例新冠肺炎”虚假疫情信息,县网信办、县公安局果断出击,对吴某进行查处。当日,办案民警将居住固安县城的违法行为人吴某某(女,47岁,山东省烟台市人,无业)抓获。经询问,吴某某供述了当日凌晨,通过微信朋友圈发布固安确诊一例新冠肺炎病例的虚假信息。

目前,吴某某因故意传播虚假疫情信息、扰乱公共秩序,已被固安县公安局行政拘留。

重要提醒

在此,固安县公安局、固安县网信办提醒广大市民及时关注官方疫情通告,严格遵守疫情防控秩序,做到不造谣、不信谣、不传谣,共同维护健康的网络环境和良好的社会秩序。对未经核实的信息,不要随意转发,更不要随意、故意“杜撰改编”。对涉嫌违法犯罪的,公安机关将依法予以严厉惩处。

家庭教育不得有任何形式家庭暴力-2021.01.21

家庭教育法草案20日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草案提出,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在实施家庭教育过程中,不得对未成年人有性别、身体状况等歧视,不得有任何形式的家庭暴力,不得胁迫、引诱、教唆、纵容、利用未成年人从事违反法律法规和社会公德的活动。(记者胡浩)

我国拟立法规定必要时国家对家庭教育进行干预

被掌掴秘书长妻子遭停职?官方辟谣-2021.01.21

刚刚,豫港焦化就网传网传“关于对公司党委委员、工会主席尚小娟同志的处理意见”图片发表声明:尚小娟,女,现任我公司工会主席。网传“关于对公司党委委员、工会主席尚小娟同志的处理意见”文件截图,系不实信息,特声明。

微信将推出自有输入法-2021.01.21

蓝鲸TMT频道1月19日讯,今晚,张小龙披露了微信相关数据,有10.9亿用户打开微信,3.3亿用户进行了视频通话;有7.8亿用户进入朋友圈,1.2亿用户发表朋友圈,其中照片6.7亿张,短视频1亿条;有3.6亿用户读公众号文章,4亿用户使用小程序。

在谈及视频号时,张小龙表示,视频化的表达可能是下一个十年内容领域的一个主体。

张小龙认为,视频号的意义,视频还是其次,更重要意义是有一个号在这里,通过这个号每个人都有了一个可以公开发声的身份,将来他发声的内容可能是视频,也有可能是直播的一些东西,账号的意义在这里会更大一些。

“我们不会关注用户时长,我们不会以用户时长作为一个导向去考量一个目标,或者作为一个KPI,我们更关注帮用户完成什么任务。”张小龙表示,“微信里社交推荐使得我们视频号能够立足下来,并且在下一步推动机器推荐的方法,可以让内容被更多人所接触到。”

关于直播,张小龙透露今年春节,视频号的直播场景将“做一点小东西”,希望用户能够通过直播的方式拜年。

此外,张小龙透露接下来微信将灰度测试输入法。张小龙提到,“我们有这样的技术团队,是做机器翻译的,本来在AI领域有非常好的积累,也想验证一下自己的技术水准。如果你信得过微信隐私保护,应该也信得过微信输入法隐私性和安全性,大家说我们就做吧,不久也会灰度这样一个东西。”

在演讲的最后,张小龙将微信的十年归结为两个词,一个是连接,一个是简单。

张小龙表示,对于做产品而言,做连接意味着做最底层的设施,重心不是在做内容。微信做好了连接,基于这个连接产生出丰富的结果。而关于“简单”,张小龙认为把“美观、实用、合理、优雅“等等一堆的词归结到最后用一个词来代表,就是“简单”。

微信将推出自有输入法-2021.01.21

蓝鲸TMT频道1月19日讯,今晚,张小龙披露了微信相关数据,有10.9亿用户打开微信,3.3亿用户进行了视频通话;有7.8亿用户进入朋友圈,1.2亿用户发表朋友圈,其中照片6.7亿张,短视频1亿条;有3.6亿用户读公众号文章,4亿用户使用小程序。

在谈及视频号时,张小龙表示,视频化的表达可能是下一个十年内容领域的一个主体。

张小龙认为,视频号的意义,视频还是其次,更重要意义是有一个号在这里,通过这个号每个人都有了一个可以公开发声的身份,将来他发声的内容可能是视频,也有可能是直播的一些东西,账号的意义在这里会更大一些。

“我们不会关注用户时长,我们不会以用户时长作为一个导向去考量一个目标,或者作为一个KPI,我们更关注帮用户完成什么任务。”张小龙表示,“微信里社交推荐使得我们视频号能够立足下来,并且在下一步推动机器推荐的方法,可以让内容被更多人所接触到。”

关于直播,张小龙透露今年春节,视频号的直播场景将“做一点小东西”,希望用户能够通过直播的方式拜年。

此外,张小龙透露接下来微信将灰度测试输入法。张小龙提到,“我们有这样的技术团队,是做机器翻译的,本来在AI领域有非常好的积累,也想验证一下自己的技术水准。如果你信得过微信隐私保护,应该也信得过微信输入法隐私性和安全性,大家说我们就做吧,不久也会灰度这样一个东西。”

在演讲的最后,张小龙将微信的十年归结为两个词,一个是连接,一个是简单。

张小龙表示,对于做产品而言,做连接意味着做最底层的设施,重心不是在做内容。微信做好了连接,基于这个连接产生出丰富的结果。而关于“简单”,张小龙认为把“美观、实用、合理、优雅“等等一堆的词归结到最后用一个词来代表,就是“简单”。

张恒律师:郑爽主动借张恒2000万-2021.01.21

作者:时代财经 武佩璇 幸雯雯 编辑:王薇薇

代孕、弃养、借贷纠纷……热搜体质女演员郑爽与前男友张恒的瓜越吃越大。

今日上午,郑爽与张恒民间借贷纠纷案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二审审理,时代财经联系到该案件中张恒的代理律师,北京市中闻(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周俊。

对于这起借贷纠纷,张恒方面否认了“创业借款”的说法,称是郑爽主动为之,而这笔借款很大部分花在郑张二人共同生活以及赴美“生”子上。

“170多万花在孩子上了”

在这起借贷纠纷案中,郑爽作为原告,要求张恒偿还借款2000万。周俊表示,张恒方一审败诉原因是郑爽方提供了微信聊天记录作为证据。

据周俊所说,2018年11月份,郑爽在微信上问张恒:“2000万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当时张恒正在酒吧,就回了一句:“那就当是我借的吧。”

因此,一审时法院认定了他们之间的借款关系。

但周俊认为,张恒说出“那就当是我借的吧”这句话是有前提的。

按周俊的说法,这段聊天发生时,两人已经是同居关系。此前,张恒自己有稳定的工作。两人恋爱后,张恒兼职为郑爽打理一些业务,包括一部分经纪工作。之后郑爽觉得张恒做得不错,要求他辞职,两人一起去开公司。

周俊告诉时代财经,“张恒很要面子,觉得兼职帮郑爽做事,两人至少是一种平等的关系,如果全职来为郑爽打工,那两个人之间的平等关系就打破了,所以张恒一直没有下定决心。

在这个时候,郑爽便提出了2000万这件事。

据悉,郑爽曾口头告诉张恒,“你不拿工资也可以,我一次性给你2000万,然后你帮我赚钱,就等于还给我了。”后来,郑爽在聊天中再一次提到这件事,并称“那以后我们一个月见一次面好了。”

周俊认为郑爽在此时说这句话另有目的,“其实就是用这个来威胁他(张恒),如果不辞职,如果不接受郑爽的2000万,两个人就解除现在的同居关系。”

但是在法庭上,郑爽方面表示,张恒是因为要创业,跟郑爽借了2000万。

对于这样的说法,周俊无法同意,“首先,张恒从来没有主动问过郑爽借钱;其次,拿到2000万之后,张恒就辞职了,全职为郑爽服务,也不存在拿这个钱去创业。”

据悉,法院也曾问郑爽方,“张恒借钱去创业是去做什么?”对此郑爽方面的回复是“并不知情”。

今日上午,周俊在法庭上表示:“郑爽是给了张恒2000万,如果这算借款,那事实上张恒帮郑爽做经纪人,搭建平台、经营公司以及当时他自己出镜与郑爽录综艺节目,一分钱都没有拿过,所以,相对的,也就把这笔钱还了。”

周俊告诉时代财经:“2018年11月张恒拿到钱,12月两个人注册了两家公司,12月底两个人就去美国了。”

周俊认为一审对事实部分的调查不清楚,他们收集到的证据显示,张恒拿到的这2000万中有750万是花在张恒和郑爽的共同生活费用、公司员工的工资、公司的装修、投资郑爽所开的一家服装公司以及孩子身上,此外,至少有170多万花在了孩子身上。

而对于这个孩子的解释,周俊表示,大家现在都知道这个事,“我只能告诉你,是花在了孩子身上。”

合开公司一地鸡毛

2018年7月26日,有媒体拍到演员郑爽与综艺节目《这!就是铁甲》的赛事总监张恒约会,两人行为亲密,恋情随即曝光。

郑爽和张恒也不藏着掖着,爱得十分高调,一度被外界认为会步入婚姻殿堂。除此之外,两人还合伙开公司。

谁料到,亲密关系持续一年左右,郑爽与张恒的感情便出现危机。

2019年10月,郑爽在综艺节目《女儿们的恋爱》现场与张恒起争执后大哭。两个月后,便有媒体爆料两人早前已分手,双方之间还有经济纠纷。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12月,郑爽和张恒开了上海鲸谷座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鲸谷座”),法定代表人为张恒,大股东为郑爽,持股比例68%,二股东为张恒,持股比例32%。鲸谷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实缴1020万元。

图片来源:天眼查

而鲸谷座下面有一家全资子公司上海鲸乖乖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鲸乖乖”),法定代表人同样为张恒。鲸乖乖运营的一款“M77”手机软件,相当于郑爽的粉丝聚集地。通过鲸谷座,郑爽间接持有鲸乖乖48.96%的股份,为鲸乖乖实际受益人,而张恒间接持有鲸乖乖23.04%的股份。

图片来源:天眼查

那郑爽方面所说张恒借钱去创业,是否就是创立了这两家公司呢?

对此周俊解释道:“投资公司的钱和郑爽给张恒的2000万是两码事,鲸谷座和鲸乖乖是郑爽另外投资了1020万。”

据周俊所说,两家公司为郑爽开发、运营个人社交平台M77,投入资金1000多万元,但是为郑爽服务后,营业收入是零,郑爽没有支付任何费用,造成公司累计亏损超过1000万元。虽然投资公司的钱都是郑爽出的,但是公司的注册资本是用来维持公司运营和偿付对外债务的,如果股东把钱都用在自己身上,事实上就是侵害了其他股东及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据媒体报道,2020年8月,鲸乖乖因拖欠多名员工工资被起诉。天眼查显示,2020年8月,王一婧起诉鲸乖乖,执行标的为10000元。然而,鲸乖乖并没有在指定时间内履行给付义务,于是作为鲸乖乖法定代表人的张恒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并被限制高消费。

图片来源:天眼查

对此周俊表示,事实上是公司被起诉,因为公司没有可执行的财产,所以按照法律规定,是可以把法定代表人和实际控制人列为失信被执行人,限制高消费的,“所以很多媒体说张恒没有可执行的财产是不准确的。”

但由于两人此前是恋人关系,公司财产与个人财产“剪不断理还乱”。

周俊称,郑爽给张恒的2000万是打到张恒的理财账户上,这个账户上还有张恒本身的存款、投资收益以及父母给的钱,而鲸谷和鲸乖乖的办公室装修以及购买办公电脑的费用,都是从这个账户支付的。因为郑爽方面要求保全财产,现在法院已经查封了张恒所有银行账户,账户资金总计1500万。

2021年1月15日,张恒发布申明称,“因与郑爽经营理念不同,已于2019年11月分别辞去鲸谷座、鲸乖乖两家公司执行董事与总经理职务,并分别于2019年11月18日、2019年11月25日将鲸谷座、鲸乖乖的相关证照、公章、财务章、合同章、发票章以及所有记账凭证、内部财务凭证、合同等移交给郑爽授权委托的北京市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赵嘉炜律师,本人自此不再参与鲸谷座、鲸乖乖两家公司的经营管理工作,并将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两家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等相关事宜。”

一位知情人士对时代财经表示,“2019年,郑爽的律师把所有的文件、公章都拿走了,然后才让员工起诉张恒。”

对于此案件,周俊最后表示,他们希望可以调解,但是郑爽方面非常坚决表示不调解。

针对周俊所说信息,时代财经联系郑爽、郑爽工作室,截至发稿时未能有回复。同时,时代财经致电郑爽的北京市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对方工作人员称该案件代理律师赵嘉炜不在,并拒绝了采访。